第三百九十二章赌城风云(8)

卧室内大床上赤裸着身体的郭飞宇伸手把送水的安妮拽倒在床上,昏昏沉沉的郭飞宇抬腿把安妮压住,不老实的手伸进安妮红色T恤内。安妮脑子里“轰”的一声,身体在一瞬间绷紧,惊慌失措的安妮不知道现在该干什么,她直挺挺的躺在床上。

郭飞宇睡了两个多小时,可酒精的作用依然没有消失,脑袋晕乎乎的他除了急切要发泄一下原始的欲望外根本没有再多想,更不会想到被压在身下的不是自己的老婆之一,而是安妮。在酒精的作用下他无比的兴奋,他的喉结也在不停的涌动,呼吸声渐渐加粗。

“哧啦!”安妮的身体随着T恤被撕裂的声音而抖动,醉眼蒙胧的郭飞宇撕开T恤后很熟练的解开了包裹着安妮酥胸的纹胸,如此纯熟的解胸罩手法是经过无数次的磨练才练成的。

发呆的安妮终于回过神,同时双腿狂蹬,她的躯体扭动着、极力的挣扎着。安妮的挣扎对于郭飞宇来说太微不足道了,不但没能让自己脱出“魔掌”,反而激起了郭飞宇的性子。

“老婆....继续....这样好刺激。”郭飞宇低头狂吻着安妮的玉颈,身下扭动、挣扎A的躯体如兴奋剂一般更加激化了他心中的欲火,他的一只手用力抚弄那一抹柔软。

醉眼蒙胧的郭飞宇嘴角浮现出一丝邪邪的笑,安妮心头一惊,修长的美腿紧紧的并住,哽咽着呼喊道:“郭飞宇.....求你....不要这样....我是安妮。”

“什么安妮....老婆这样好刺激....”在酒精和欲火的双重刺激下郭飞宇的理智已经模糊,他不会去怀疑在自己身下的不是自己的女人,这一切被他当成了刺激的游戏。他一边狂吻着安妮,一边嘟囔着,同时双手的动作也没有放慢。

安妮的美目中涌动着泪水,她用拳头捶打着郭飞宇的身体,这一刻她没有想别的,只想自己珍惜了二十五年的身体决不能这么轻易的交给一个男人,即使是郭飞宇也不行。

“不!郭飞宇.....!”安妮发疯一般呼喊,一口咬在了郭飞宇的肩膀上。

欲火焚身的郭飞宇感到肩头一阵剧痛,一下子清醒了许多,他猛的起身,睁开双眼,一张布满泪痕的绝美面颊映如眼底,那凄楚的神情可以使任何一个男人心痛。郭飞宇呆住,晕乎乎的脑袋里瞬间变的一片空白,玲珑的玉体就在眼前,他的欲火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

“啊!”郭飞宇吼了一声,抬手捶着自己的脑袋,心里咒骂着自己“郭飞宇你个混蛋....混蛋....你干了什么。”

安妮全身瘫软,她偏着头无力的躺在床上,晶莹的泪珠顺着眼角不断的滑落,“难道这就是我的第一次.....这个第一次为什么来的这么突然....我好心痛。”安妮缓缓闭眼,长长的睫毛上闪动着晶莹的光芒。

郭飞宇捶了自己十几拳,翻身下床穿起自己的衣服,然后坐在了卧室的沙发上,呆呆的瞧着躺在床上轻声哽咽的安妮。

“安妮.....我对不起你.....你怎么惩罚我都可以,一个人做错了事儿就要受到惩罚,我不会有怨言。”郭飞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他在不经意间伤害了一个女孩子,有可能使女孩留下一生的阴影,他不是禽兽类型的男人自然没有沾沾自喜的快感,只想如何才能抚平安留在妮心中的伤痛。

一分钟过去....两分钟过去...五分钟过去,安妮缓缓睁开双眼,坐起身把床下的蕾丝内裤穿上,然后又把胸罩戴上。她看着床单上的几片落红,咬着嘴唇微微摇头,“郭飞宇....这也许是我的命吧....给我找一件衣服。”

郭飞宇赶忙去东方嫣然的房间取了一件T恤,安妮的神情恢复平静,她穿起T恤,整了整头发,看着床上的落红,道:“郭飞宇再给我找一把剪刀。”

“剪刀!”郭飞宇额头顿时冒出冷汗。

“放心吧...我不会自杀,也没那个必要。”安妮瞥了郭飞宇一眼,说话的声音有点冷。郭飞宇又找了一把剪刀,安妮用剪刀将床单上的落红剪下叠好装在牛仔裙的口袋里。郭飞宇一直提心吊胆,当安妮把剪刀扔在床上,他才安心一点,“安妮....今天是我的错,不论你用什么方法惩罚我...我都愿意。”

“惩罚你....有用吗?!还有....我来是告诉你...我爸要见你。”安妮抬手抹去脸上的泪痕,她转身走出了卧室。郭飞宇心头一痛,快步追出去,拽住安妮的胳膊,他不想看着一个女孩因为自己的过错如此伤心,“安妮...我做事张狂却从来没有请求一个人原谅过.....为了你....我破例,希望你能原谅我,我不会让你因为我痛苦一辈子。”

“这辈子....我不会再见你....我恨你...郭飞宇!”安妮甩手走出奢华的总统套房,她没有回头,心中重复着一句话“郭飞宇我恨你用这种方法要了我的第一次”。

女人奇怪的动物,面对真正心爱的男人,女人不会吝啬自己的第一次,但女人往往会在意男人夺取她第一次的方式。

“哎!”郭飞宇拍着自己的脑门儿,他第一次为了一个女人而痛苦。

喜欢校园狂少请大家收藏:()校园狂少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