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七章救人

“张大哥,这是你养的鹰吗?”身后一个年轻小伙子问道。

张太平点了点头,又朝着小姑娘说道:“我们不是坏人,可以说一说你为什么会被这只大鹰抓起来吗?”

小姑娘看了看身边的小金,好似不那么害怕,好半响才小声说道:“是这只大鹰救了我。”

其他人只以为这只大鹰是为了捕食才抓来了这个小姑娘,听说是这只大鹰救了这个小姑娘,纷纷露出惊讶的神色来。

张太平心里面早有这样的答案,继续问道:“可以说说当时的情况吗?”

小姑娘想了一会儿才说道:“发大水了,淹了我们的房子,我和爷爷躲在房顶上,刚才房子快要塌了,这只大鹰忽然飞下来把我抓走了。”忽然想起来自己的爷爷还在房顶上,随即哀求道“叔叔,你们有船,求求你们快去救救我爷爷吧。”

“好!”张太平说道“你能认得是哪个方向吗?”

大水几乎淹没了整个盆地,道路完全无法辨认,小姑娘看了好一会儿四周的山峰才指明了一个方向。

张太平立即划动船桨朝着哪个方向而去,其他人也没有任何的一件,都卖力地划动着船桨,这个时候自然是以救人为首要的事情。

小金带着小姑娘从空中飞过来可能没要多长时间,但是众人划船过去,却是花了将近半个小时。

这片区域不知道是房子高还是地势高,水面还没有将房子完全淹没,在水面上露出一顶顶形状不一的屋顶来,还有一些高树也将树端露在外面。

“这就是我们村子。”小姑娘说到,然后快速地给张太平指明了方向。

片刻之后就到了小姑娘家的房子跟前,打水已经漫到了屋檐上,随时都有可能将房子淹没了,而且随着水面的波动房顶也轻轻晃动着。这是用木头建造的那种老房子,在水的浸泡下基地以及墙身全部都松软了,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倒塌。

屋顶上正站着一位老人,焦急地望着天空。

“爷爷,爷爷。”小姑娘大声喊道。

老人转过头来看到船上的孙女,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船靠在屋顶旁边的时候老人跨了上来一把抱住小姑娘:“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吓死爷爷了,你要是出事了爷爷可怎么给你爸爸妈妈交代呀!”

小姑娘擦了擦老人脸上浑浊的泪水说道:“爷爷,是这位叔叔养的大鹰救了我。”

老人家站起身先是朝小金鞠了个躬,然后转向张太平深深地弯腰说道:“谢谢这位好心人救了我这苦命的孙女,谢谢,谢谢!”

张太平赶紧将老人扶了起来说道:“老人家不必这样。”随即转开话题问道“这附近还有没有人也像这样?”

“有。”老人点了点头说道“那边可能还有人也被困在了房顶上。”

“那咱们先过去将这些人也救过来再说吧。”张太平说道。

没有多耽搁,取出来一些吃的东西让爷孙俩坐在中间先充饥,张太平和一众小伙子立即划动船桨朝着老人指明的方向而去。船刚划动,就听到话来一声响,老人刚才站的那所房子倒塌了,带起许多漩涡和水花。爷孙俩停下手中的动作,面上都露出悲伤的神情来,家园彻底地破坏了。

很快张太平就听到了哭泣的声音,临近了才发现一对年轻的夫妇正站在水里面,男子手里面抱着一个不足一岁的婴儿,女人轻轻偎在男人身旁看着孩子哭泣着。而水已经漫到了他们的膝盖,显然屋顶早已经被淹没了。

“有救了!有救了!”忽然,男子大声呼喊了起来“这里,这里!”

女人停下哭泣转头看过去,也看到了张太平等人划过来的这艘船,脸上露出狂喜的表情,随即趴在婴儿的身边说道:“宝宝,我们得救了。”一个绝望之人忽然迎来了生存的希望,终于压抑不住心中的情绪嚎啕大哭了起来。

张太平将船划到了跟前说道:“赶紧上船吧。”

夫妻俩却是站在原地不敢动弹,因为到处都是水早已经分辨不出来屋檐在哪里,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踩空了落到水里面去。

张太平又将船身靠近了一些碰撞在了水面之下的房屋上面,船身轻轻震动。说道:“现在船身已经和房顶靠在一起了,你们可以放心地过来了。”

夫妻俩这才慢慢靠近,而男子却是将孩子递给了妻子,自己一个人走在母子的前面小心地探着路。这样危急关头还极力照顾着妻子和孩子的男人虽不能说是绝世好男人,但是那份责任以及爱护还是让人很感动。

上了船之后船上的爷孙俩立即招呼这一家子不用张太平再来*心。张太平则是继续划着船在只露出一个上半身的树木丛中穿梭着,寻找另外的被困者。

过了一会儿又救上来八人,一个小伙子说道:“大哥,站不下了。”

张太平转头看了看,人全部站立着,但也是满满一船了,再上人可能整条船都会有危险,便说道:“那就先回去吧。”

直接将船划回了那处山脚下,张太平对着几个小伙子说道:“你们先带着些人上山,暂时安排下来,等晚上了我再送来一些帐篷。”说完后就又划船离开了,这次船上只留下了自己一个人,这样便可以救更多的人。

小金在天上探寻着,很快就发出鸣叫声,显然是找到了被困者。张太平顺着小金的指引又来到了一个村子,路上已经将空间里面的几艘小船也去了出来用绳子绑在大船的后面。

现在被困在屋顶上的人大都是那些晚上没有及时发现大水,或者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有来得及逃离到附近山上的人。这个村子被困的人不少,着一艘大船和几艘小船一次显然拉不完。

站在屋顶上望着四处大水弥漫的人们几乎绝望了,见到张太平这个救援者无不喜出望外,脸上露出狂喜的表情,迫切地看着他越划越近的船。

张太平可以明白这些人现在的心情,但却没有忙目的救援,而是先问明了情况,先将房子不结实的人救上船,再将老人孩子和妇女救上船,而把那些年轻力壮的男人或者懂一些水性的人全都转移到结实的屋顶上。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当头各自飞。在生死考验面前有的人就没有了往常的到的标准,张太平在将一个女人救上船的时候一个男人自称是这个女人的丈夫,先一步跨上了船,将剩下的那个唯一的位置占据了。留下女人站在船外面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男人,愣愣地说不出话来。

这种情况张太平自然是不允许出现的,话没多说,直接提着男人的衣领子就扔回了屋顶,让那个女人先上了船。

屋顶上有一尺多深的水,那人也没有收到伤,站起来就又向着船冲了过来,嘴里面还叫嚣着:“人人平等,你凭什么不让我上船?”

“凭什么?”张太平冷笑着说道“凭这是我的船,想让你上你就能上,不想让你上你就上不成。”

那个男人却是不管不过,还是想要挤进船里面,弄得船只一阵摇晃。

张太平又提起他扔了回去说道:“你要是再过来下一次就不是把你扔到房顶上了,而是扔到水里面。”

那个男人爬起来,看着缓缓开动的船只面上愤愤,却是不敢再上前来。

有这种贪生怕死之辈,自然也有让人感动的情形。

一个小男孩对着张太平说道:“叔叔,求求你我下去先让我爸爸上来吧,他腿上有风湿,在水里面站了这么长时间现在肯定很痛苦。”

张太平顺着小男孩的目光看过去,果然见到一个屋顶上一个身子微微倾斜的中年男子望着这边。

中年男子也听到了小男孩的话语,面上露出欣慰的表情,朝着小男孩摆了摆手说道:“爸爸没事,你先跟着你妈妈离开吧,我一会儿就能和你们会合。”

站在小男孩身旁的女人面上哭泣着捂住了小男孩的嘴。

张太平没有说话,缓缓摇动了船桨。

喜欢随身空间请大家收藏:()随身空间新更新速度最快。